菜单导航

栖息的本质与建筑的意义:凝固的意识形态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8日 15:33:37

【编者按】:从亚里士多德的经典命题——“人类自然是趋向于城邦生活的动物”到海德格尔的《筑·居·思》(Bauen Wohnen Denken)与《“……人诗意地栖居……”》(...dichterisch wohnet der Mensch...),人类与建筑和土地的联系一直是哲学家关心的问题。意大利著名哲学家、政治活动家马西莫·卡奇亚里(Massimo Cacciari)在其著作《建筑与虚无主义:论现代建筑的哲学》中讨论了大城市的本质、建筑的形而上学以及现代人的栖息困境等问题。对于卡奇亚里而言,在各种建筑学意识形态得到彻底批判与清算之前,一切关于“建筑现象学”的讨论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本文系《建筑与虚无主义:论现代建筑的哲学》(马西莫·卡奇亚里 著,杨文默 译)一书的中译本导言,原题目为《凝固的意识形态》。

栖息的本质与建筑的意义:凝固的意识形态

马西莫·卡奇亚里(Massimo Cacciari)

马西莫·卡奇亚里(Massimo Cacciari,1944— ),意大利著名哲学家、政治活动家,先后任教于威尼斯建筑大学和圣拉斐尔生命健康大学。其研究深入西方思想与宗教传统,并涉及诸多文化领域,代表著作有《否定性思想与合理化》、《法律的圣像》、《必然的天使》、《论开端》、《建筑与虚无主义:论现代建筑的哲学》、《最后之物》、《哲学迷宫》等。“否定性思想”是卡奇亚里最重要的哲学概念之一,它来自对尼采、维特根斯坦与海德格尔著作的反复阅读和重新阐释。否定性是当代社会的基本情势与当代生存的根本特征,它概括了古典资产阶级哲学的合理性与辩证逻辑在现代社会实存面前遭受了彻底挫败这一事实。从这个事实出发,卡奇亚里的思想和著作朝着两个方向不断伸展:一方面是重估现代生活与文化的各个层面,另一方面是追忆西方思想的存在论与神学开端。

杨文默,重庆大学建筑学学士,南京大学哲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当代西方哲学与建筑哲学。著有《技术时代的诗学》、《在技艺和集置之间》、《栖居与形而上学》、《先验位置论及其后果》等。

栖息的本质与建筑的意义:凝固的意识形态

《建筑与虚无主义:论现代建筑的哲学》,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就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歧和对立而言,高举某一群体或阶层所标榜的纲常与价值观,并以此攻击另一群体或阶层的道德与价值尺度,这根本算不上任何水平的“批判”;意识形态批判的任务,恰恰是要揭示出造成这一观念对立之情势的现实条件、物质基础——一旦把握到现实条件和物质基础,任何牵连于这个基础之上却妄图主导现实世界的观念体系,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再有任何值得无条件拥护的理由,而仅仅是一些有待观察和诊断的病历。(注1)

可是,批判性的把握或认识往往并不那么容易实现,这完全要归功于当代的普遍合理化状态,归功于成熟且繁琐的劳动分工与学科建制。今天的知识分子已经被彻底无产化,他的思考总是首先围绕着自己的工作内容与学科范式,而非针对总体情势给出某种“自由的”、批判的反思;当这位知识分子尝试“反思”或者“批判”时,他也只不过是将某些在社交网络和新闻媒体上被广泛谈论的观念接纳过来,同自己的具体处境相结合,进而首先要求替自己所关注、所代言的某一区域或群体争取一种劳动与生存的“自主性”:这样一种“理想”,也只不过是在这位知识分子所属的群体或阶层当中广为流行的一种意识形态。在每一个群体、每一个区域里,总会有这种或那种意识形态主导和支配着人的思考,抑制了任何批判性反思的可能性,从而遮蔽了威胁到其支配地位的现实条件与物质基础,就连那些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因而也最具有实践性的区域都不例外。例如,建筑学及城市规划的诸种学科与行业建制,它们塑造了我们赖以容身其中的居住条件,而忙碌于那些区域中的知识分子们,偶尔也会援引几句时髦的“批判理论”,用来附议一下自己最关注的学科内部争论。

曾经有一个名叫马丁·海德格尔的哲学教授,为了唤起这些在忙碌中沉沦的知识分子,他费力不讨好地跑去为建筑师们作了两份演讲,希望他们能够悬搁起学科与行业建制所热衷谈论的各种观念和教条,以便像自己清理形而上学的传统一样清理建筑学的意识形态,因为建筑学也是为形而上学所奠基并贯穿的。不幸的是,忙碌的建筑学专家们彻底误解和辜负了海德格尔,他们嘲笑“诗意地栖居”只是一种精英主义的奢侈和陶醉,甚至昏聩地将海德格尔判决为“浪漫色彩的乡土主义” (注2) ——仅仅因为他在著作中举出了一些乡村与小镇里的生活场景作为例子。这种庸俗的解释反倒变成了对海德格尔晚期思想和著述的一种主流意见,就连很多哲学研究者也想当然地认为《筑·居·思》(Bauen Wohnen Denken)与《“……人诗意地栖居……”》(...dichterisch wohnet der Mensch...)不过是海德格尔在建筑师面前卖弄自己智慧和修辞的诗意小品。